• 你当前的位置是: 首页----
  •  
    室内空气污染所致的“房屋病”
    发布时间:

    对于“房屋病”,刘教授抛出的几个数据则是十分震惊。他告诉记者,在中国有70%的人患有“房屋病”病症,在世界上约有四十亿人患染着“房屋病”;而一个人一天花费在住宅内的时间比例甚高,在急剧增加的百万“SOHO”大军中,有70%的人全部或者大部分时间在家里办公,当然在压抑、封锁的办公室里也一样“难逃厄运”。

    按刘教授多年的研究发现,容易引起癌症的房型是有规律的。符合以上要求的这种房型,人住进去得癌症的,就是房屋引起的。在记者进一步询问下,刘教授更加直接地断言--住进这样的房子是迟早要得癌症的。无关乎时间的长短,而且多是腹部器官的癌症。初步症状是头晕、头痛、肩膀痛、火气大,逐渐病入膏肓。刘教授还补充说,如果该靠西的卧室三面临外墙则病症来得更猛、更快。听来似乎有些毛骨悚然,一般人不会料到,与艾滋病并列的健康大敌--癌症,竟然与我们息息相关的住宅有关联。

      那究竟什么是“房屋病”(HOUSE ILLNESS)?刘教授的解释是人类发现的一种新病源,因同房屋空间环境不协调而引起身体不适、亚健康、疾病或死亡等后果。房屋空间环境的协调包含前期规划、住宅平面设计、装修和家具饰品陈设几方面的因素。其中前期规划占到引发“房屋病”因素的30%,余下三者占到70%。“房屋病”表现出来的病症现象很多,大致描述为32种亚健康与疾病症状。

      安居心愿呼唤出了“风水”

      《皇帝内经》曰:“尽其天年,度百岁乃去。”意思是说,人的正常寿命应该在百岁以上,这才是人们应该享尽的天年,而活不到百岁,就算“夭折”了。

      人们死亡的原因各种各样,千差万别。人,由于其抵御自然和社会运动的能力,有一定的限度,在自然和社会运动面前,显得那么渺小,不得不承受着各种环境因素的客观影响。许多病理,不是简而言之可以说清楚的。但是,从研究建筑(空间)环境对人的影响,以及大量的考察实践结果来看,不能不说建筑(空间)环境是诱发上述疾病的潜在重要因素。

      当笔者问及“房屋病”是否和中国古代的风水学说有关联时,刘教授觉得从“房屋病”产生原因的某些方面来看,和风水无不相关。

      风水风水,一个讲风,一个讲水。如开头那种“致癌”的房型,刘教授分析说,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款房型,尤其是靠西边的卧室受气场的影响,室内外温度会有温差,不可能达成平衡。温度的变化引起气流,就是风。这种风吹到人体,感觉不出来,但它仍作用于人的身体器官和经脉血络上。风水中的“风”非常重要,八面的来风会对人的不同器官产生不同影响。如果外墙临靠其他住宅,温差看似没有,但是气流和气场仍然起作用。

      另一种解释是,地球上密布南北走向的磁力线,道家认为人体是一个小宇宙,也存在一个磁场。头和脚就是南北两极,人在睡眠的时候,最好能采取南北向,和地球磁力线同向,能使人在睡眠状态中重新调整由于一天劳累而变得紊乱的磁场,对身体健康极有好处。如果住在方向不正的套宅,磁力线必然是斜着切割你的身体,虽然不见得有什么大碍,但总不及前者好。

      当然,这种“房屋病”也是完全可以防范和治愈的。这正是刘教授目前研究的重点,不需要吃药、打针,也不需要对房屋作“伤筋动骨”的改造,只要对房屋的使用作适当的调整,就能使“房屋病”的患者(仅仅是“房屋病”)的症状得以缓解,乃致痊愈。比如针对上述“致癌”房型,最简单的就是把床的位置挪换一下,让头朝南或北就可以,或者可以改换卧室。

      刘教授还一再补充说,现今重点一定要先了解“房屋病”,再去讲风水。历史上的风水学术还没有系统地来讲解“房屋病”的,就提出人住在一些居室内会不舒服,会亡故或者家破人亡,但缺乏系统和科学的依据。所以缺乏理论根据的指导不可能产生“房屋病”规律性的学说,那些所谓“风水专家”的江湖术士的“摆噱”和“唬人”也肯定不解决问题。

      谁制造了“房屋病”?

      人同空间环境中的18种环境因素不相协调,导致了人们患染“房屋病”。它们涉及天、地、人、数、理、化……领域的数十门学科。这些学科在空间环境方面所揭示的规律,以及它们同人的健康之间相联系的规律,或许可以客观分析出患染“房屋病”的产生原因。

      刘教授认为房屋病的“制造者”,往往是房地产界所依赖的进行现代居住建筑设计的规划师、建筑师和装修师们。同时,还包括那些不懂得如何正确使用房屋而成为“房屋病”的患者自己。

      古时候一定也有“房屋病”,但没有现在严重。因为古人比较重视气场、风和水,重视环境的协调性,比如选择避风处盖房子、讲究整个环境的布局,不像现在太急功近利,没有做到真正以人为本,从健康安居的角度为居住者考虑,从而正确住区和住宅布局,最有效地尊重每一住户的均好性和科学性。

      在刘教授的考查实例中,这样的案例举不胜举。

      他提起曾经在中央电视台三套看到一档栏目,介绍一位83岁的老中医笑对人生的真实事件。这位老中医在得癌症后,经过几次医治,可又不停复发。虽然心情乐观,但仍然难逃病疾的魔掌。之后,他的老伴也得了癌症。刘教授十分有把握地向笔者断定,他们肯定是头朝西睡,并且是由房屋引起的癌症。

      比如:“夜哭郎”是典型的房屋病。

      它完全是由孩子所处的房屋环境的影响,而引起的。声环境、温湿度环境、气流气压环境的不协调,是导致孩子夜哭的原因。掌握房间环境对其所产生影响的规律,调整下房屋环境,也就解决了孩子夜哭的问题。

      再比如:头晕、多梦、失眠。

      房屋环境的影响也是失眠的一大原因。人们同他们所处的声环境、温湿度环境、气流环境、构成环境、方位环境不相协调,是导致发生的直接原因。调整了所处的房屋环境后,住户的失眠也就迎刃而解了。

      其间,最让刘教授感到失落的是,在他写《中国传统建筑之神》这本著作,也围绕这一选题针对“房屋病”进行钻研的期间,一位他敬重的国家文物局的老师也死于了“房屋病”。当然这是他后来回想证实后才得知的,如果当时能够尽早告诉他如何防治,可能就不会过早逝去了。

      “房屋病”的六宗罪

      刘教授在和笔者的交谈中,反复提到期望媒体能够忽略其人,而着重宣传“房屋病”的严重性。

      当然,提到房屋病的严重性,首先是“房屋病”患者人数众多,如果真如他所预测的70%那样,这个数字是无庸质疑是非常惊人的。

      其次,“房屋病”影响着人的整个生命历程。不论是幼儿、青少年,还是中年、老年,都有患染“房屋病”的可能。形象地说,幼儿啼哭、儿童发育不良、少年学习成绩提不高、中青年体弱多病、未老先衰而夭折、老年人心脑血管病、痴呆症等疾患的诱发而早逝……往往是“房屋病”在作祟。在实践中发现:弱势人群中的儿童、妇女和老年人,体力衰减的疾患者,对空间环境因素敏感的人,在不适应空间环境因素的情况下,最容易患染“房屋病”。

      第三,“房屋病”是影响房屋人权的主要因素。房屋人权,除了“居住权”,或者称之为“住房权”,也包括“财产权”以外,几乎影响到每一个人及其他们的家庭在世界上生存、生活和发展的各个方面,涉及到“生存权”在内的21类基本人权。房屋人权,成为一种影响人类生存、生活和发展的基本人权的所有方面的基本人权。

      第四,“房屋病”困扰着每一个家庭。从目前已经进行的三千多个家庭的考查中看到,几乎在每一个家庭都或轻或重存在这样一个问题;几乎每一个家庭,都有房屋病的患者;总是有家庭成员感到身体不适,甚至于全家都是房屋病的患者,影响学习和工作,影响家庭的安定,成为家庭保健中的“一本难念的经”。

      第五,患了“房屋病”的人,往往用医用药不见明显效果。刘教授在实践中发现,房屋病是一类心印性疾病。刚患时,尽管已经成为亚健康人群,甚至已经出现明显症状而不得不去医院就诊,但是各种医疗仪器设备很难检出病因。由于医生和患者都没有意识到是住房环境所致,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病症用医用药而不见明显效果,也找不到“对症下药”的有效防治办法,这部分患者久治不愈,成为医院里的“疑难病人”。

      第六,“房屋病”至今仍为全社会所不知晓。当前社会上,仍然是这样一个现实:绝大多数的房屋建筑者、使用者,绝大多数的医疗工作者,绝大多数的“房屋病”患者,甚至还有绝大多数的“风水先生”、“环境专家”,都不知道“房屋病”是怎么一回事。这个现实给“房屋病”在社会上恣意肆虐开了“绿灯”。

      后记:

      写到这里,不清楚以上的“危言耸听”的数据是否吓到了你。作为本刊记者,只是想把了解到的最原始资料不做任何删节和遗漏地传达给你。

      人类都是生活在一定的“住所”内的,无不留存着原生家庭所给予的“胎记”,或多或少地受着它的影响。得了病就会和“房屋”难脱关联,笼统地扣个“房屋病”的大帽子是否太概念化?并且,医学界专家普遍认为室内装修污染才是真正的“居室杀手”。

      的确,“房屋病”是否有科学依据一定会有人质疑,并仍需得到证实……

      于是,我们仍在我们习惯的日常居所里工作、生活。

      房屋合不合适就仿佛脚上的鞋子,只有自己才最清楚。

    值得肯定的是,我们需要像刘策这样的人,不时提醒人们对真正的健康住宅本身有个透彻的认识,人们的生活质量也应该有一套可以量化的指标。对于健康住宅的推广,概念上的炒作成分是否过多,健康住宅概念就目前的现状来看,是否符合实际?

  • 北京室内环境监测中心  网址: http://www.jqjczx.com 热线:86-010-51288410 传真:86-10-51288410 京ICP备10037029号